聊城在線

  • 0632-6575555
  •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務平臺
搜索

“推演醫生”每次手術都要做“兩遍”

2019-6-10 17:19| 發布者: 馬趁| 查看: 505| 評論: 0|來自: 武漢晚報

摘要: ”手術前,謝添請身高差不多的學生趴上了手術臺,見頸部前傾不明顯,馬上給手術床換了一個薄墊子。

謝添主任查房

謝添主任默寫手術流程,保存下來的有一百多頁

謝添主任指導患者術后康復鍛煉

  手術前先來一場“沙盤推演”,把所有細節考慮周全,實戰時便可游刃有余,最大程度降低患者在手術臺上的風險,因為每次手術都要做“兩遍”,武漢市中醫醫院骨傷科副主任醫師謝添,被同事們貼上了“推演醫生”的標簽。

  手術前推演一遍

  做到心中有數

  “病人身高1.65米,做頸椎手術,趴在手術床上頸部能不能充分顯露?”手術前,謝添請身高差不多的學生趴上了手術臺,見頸部前傾不明顯,馬上給手術床換了一個薄墊子。

  這是謝添的習慣,每次手術前都要“預演”一遍。一名骨傷科醫生,一生中將無數次站上手術臺,但對病人而言,手術只有100和0兩種結果。細微的差錯,就有可能造成一輩子的傷害。

  有時接診病人的空檔,謝添就開始閉目冥想,把接下來要做的手術在大腦中“走”一遍:術前準備哪些醫療器械,需要哪些醫護人員配合,術中可能出現什么樣的問題,應如何應對,所有事項都要考慮周到。有時他一面“預演”,一面還會在紙上畫個簡單的手術流程,想到什么關鍵點,立刻在流程圖上標注下來。

  96歲老人做髖關節置換手術,風險不言而喻,更要命的是,患者同時還伴有肺大泡。這種情況下麻醉時間不能長,否則患者很容易出現循環障礙,發生心腦血管意外。謝添提前找麻醉師哈思遠商量,“病人有肺大泡,麻醉有影響嗎?”哈思遠建議找心血管專家一起看看,謝添又直奔心血管科“搬救兵”。每一次手術,他都把可能出現的問題想在了前面,并提前與麻醉師溝通細節。

  “終極手術”

  流程寫滿兩張A4紙

  5月21日,69歲的丁平仁因腰椎間盤突出,在武漢市中醫醫院骨傷科接受第三次“翻修”手術。此前,他已在其他醫院做過兩次手術,解剖結構發生改變,再做手術難上加難。這就好比老房子重新裝修,得先拆舊才能補新。

  從上午10點到下午2點,手術歷時4個小時順利完成。患者并不知道,圍繞這臺手術,主刀醫生謝添提前準備,單是手術流程就足足寫滿兩頁A4紙。

  “患者2015年行脊柱內鏡和腰椎板開窗減壓髓核摘除術,當時右側癥狀緩解,現出現腰椎失穩狹窄、左側癥狀重”。謝添在筆記中提醒自己:手術原則是“先易后難,穩扎穩打”。

  針對手術中容易出現的問題及對策,重點部分被他圈了出來。比如針對容易做錯節段的問題,“麻醉后,在棘突上釘上定位針,并保持第4節椎體與地面垂直,以便切皮后根據定位針的位置,快速找準手術位置”。

  為減少誤傷和出血,一定要“不斷地換邊,始終找最順手的角度”。腦脊液一旦漏出,會導致傷口愈合不良。由于椎間盤已行兩次手術,高度完全消失,下刀前“用探針尋找椎體與椎體之間的間隙,有落空感時切開”。

  謝添坦言,正是因為術前準備做的充分,上手術臺時才能游刃有余。多年來他一直保持著這樣的習慣,如果第二天有手術,提前一晚就鉆進書房寫手術流程。這樣的A4紙,保存下來的有一百多頁。

  “開大刀”和“小針刀”

  同樣出神入化

  74歲的劉榮勝老人,是謝添的鐵桿粉絲。他回憶,和謝主任初相識是2013年,當時他因髖關節問題久病臥床。謝添沒有嫌棄他身上的異味,趴在跟前為他實施小針刀。

  2017年11月,老人因腰椎間盤突出又要動手術。椎間盤,就像充氣輪胎,起減震、緩沖的作用。發生病變后“車胎”癟了,就會擠壓到里面的神經,產生劇烈疼痛。患者走不了路,嚴重時還會癱瘓。手術的目的,就是取出病變的椎間盤,換一個新的“車胎”進去。

  盡管此前有過一次接觸,但小針刀畢竟屬于中醫范疇。中醫出身的謝添,能否做好“開大刀”的手術,劉榮勝內心是存疑的。更何況,他還要采取一種全新的手術方式。

  劉榮勝說的新方式指OLIF手術,2012年誕生于美國。2017年5月,繼同濟醫院將之引入湖北后,市中醫醫院第二個開展此項技術。謝添介紹,傳統的腰椎手術從背后開刀,需要鋸開一截骨頭,患者出血量大,康復周期長,而OLIF手術從腹部做,不需要鋸骨頭,醫生視野也更加開闊。

  “盡管手術前,謝主任就拿著人體骨骼圖,給我講解了新式手術的好處,但我心里還是有點打鼓。”劉榮勝老人說,等身體恢復得好一些,他就帶著手術前后的CT片,找到一家省部屬醫院的骨科專家“求鑒定”。對方反復比照后感嘆,“這個手術做得不錯,這種新型手術出血少、創傷小,我們正計劃開展呢!”

  堅持做“有技術含量的東西”

  謝添是一名不折不扣的“技術控”,在他看來,“手術”并非西醫獨有的概念,華佗為關公刮骨療毒,就是做手術。三甲醫院講究的是中西醫并重,必須做有技術含量的東西,切切實實為患者解決問題。

  骨傷科手術經常使用到固定釘,老年人普遍骨質疏松,釘子就像釘在了松軟的泥土里,容易出現松動的問題。謝添創新了脊柱椎弓根皮質骨螺釘手術,并成為全省第二個開展此項技術的專家。

  原來,人體骨骼由堅韌的皮質骨和松軟的松質骨構成。常規固定方式,是將固定釘打在松質骨上,好處是易找角度易操作,但弊端也很明顯。2017年10月,謝添為一位重度骨質疏松患者做脊柱手術,在找準定位后進行了皮質骨固定,打好釘子后無需骨水泥加固,便可像“承重墻”一樣起到完美的承托作用。

  59歲的袁女士患神經根型頸椎病,4月以來頭暈、手疼加重,保守治療難以奏效,找到謝添做手術。傳統的頸椎手術要在頸部橫切5—6公分切口,使用鈦板對頸椎進行固定,盡管目前手術普遍采取美容縫合,但仍會在患者頸部留下一條長線,此外鈦板體積較大,部分患者吞咽時會出現異物感。

  為了“不露痕跡”地為對方解決問題,謝添使用比鈦板小巧很多的“零切跡融合器”,為袁女士實施頸椎固定術。術中,他在患者頸部打開2.6公分“漂移窗”,通過牽拉皮膚表面的“窗口”,完美植入融合器。

  新時代的好醫生應滿足什么樣的標準?謝添認為,要有為病人解決問題的責任心,要有為病人解決問題的能力。沒有對病人的責任心,不配做醫生,沒有解決問題的能力,當不了好醫生。

  記者胡義華

  通訊員張姝 周曌 薄云娜 陳彥西

  攝影記者金振強

  原標題:“推演醫生”每次手術都要做“兩遍”|手術|劉榮勝|椎體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
相關閱讀

文熱點

返回頂部
7星彩12069